点燃城市梦想之光!十四运会和残特奥会火炬在安康传递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发布日期:2021-09-08     信息来源: 西部网     浏览数:183    分享到:

今天(9月8日)上午,十四运会和残特奥会火炬传递活动第十二站在安康市举行。63名火炬手从安康市创新创业中心出发,最终抵达文化公园喷泉广场,全程5.7公里。

2ae2c78da394949c4cb2ab01d43c13fd.jpeg

十四运会和残特奥会火炬在安康传递。

本次火炬传递起跑点为安康高新区创新创业中心,途经安康大道、花园大道、学府路、秦岭大道、安康大道、高新大道,收火点为安康高新区秦巴生态文化公园。整个线路散发着生态、文明、奋进的气息,集中展示了安康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成果。

参与本次火炬传递的63名火炬手来自各行各业,其中包括各界劳模、行业专家、医生、运动员、社区工作者和残疾人代表等。他们通过火炬传递将“全民全运 同心同行”的理念传遍安康市的每一个角落,点燃安康人民参与全运、热爱体育、全民健身的火热激情。

微信截图_20210908105313.jpg

十四运会和残特奥会火炬在安康传递。

上午8时08分,在现场观众的注视下,3名圣火护卫手持圣火入场,并点燃火炬。在护跑手的陪伴下,第1棒火炬手李华文接过火炬后,从安康市创新创业中心出发,火炬传递正式开始。

微信截图_20210908105357.jpg

十四运会和残特奥会火炬在安康传递。

第9棒火炬手赵明翠安康市石泉县的一名乡村邮递员,20余年来,她送发邮件14万份,行程11万公里山路,比长城总长度的5倍还多。赵明翠告诉记者,作为一名基层工作者,非常荣幸可以参与十四运的火炬传递,“未来我要更好地服务群众,做好本职工作,要在普通的岗位上,做到不普通”。

微信截图_20210908105408.jpg

第11棒与第12棒火炬手传递火炬。

来自石泉县体育管理中心的第12棒火炬手夏江波,是一名残疾人运动员,12年运动生涯,共获得国内国外大赛奖牌54枚、金牌35枚,多次打破世界纪录。眼下,她正在备战残特奥会。夏江波说,圣火是一种精神,传递体育精神,传递正能量。“当选火炬手,我感到非常荣幸。我是一名划艇运动员,希望在今年的残运会上有所突破,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取得好成绩,回报祖国和家乡人民。”夏江波表示。

“这次传递的不仅仅是火炬,也是传递了梦想。”来自西安工程大学服装与艺术设计学院的第13棒火炬手刘凯旋说,此次经历会始终激励自己,“将来,我会在科学研究的道路上更加的努力,为科学进步做出自己力所能及的贡献”。

第21棒火炬手王远峰来自安康援助少年儿童协会,他创办了安康首家残障少年服务机构,在岚皋等6个县区成立分支机构,惠及少年儿童5万余人。“这短暂的80米是我人生当中最荣耀的时刻,我也是在代表安康人民向着美好幸福的明天奔跑。”王远峰说,在未来的工作当中,自己将立足当下,服务更多的弱势群体,服务更多的弱势儿童,也将继续带着诚实、善良、美好和希望出发。

第39棒火炬手徐平来自汉滨初级中学,他以实际行动做出表率,为教育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。徐平说,此次参与火炬传递最大的心愿就是将纪念火炬带回学校,放入校史馆中。“我将通过火炬和十四运来教育引导学生热爱体育锻炼,培养他们将运动变为习惯,拥有良好的体魄,长大后去服务群众。”

微信截图_20210908105417.jpg

最后一棒火炬手手持火炬点燃圣火盆。

上午9时21分,本次火炬传递的最后一棒火炬手冉敬尧手持火炬来到安康站的终点——安康市高新区秦巴生态文化公园,并点燃圣火盆,全运会火种随后封存并被送往下一站。

“担任最后一棒火炬手是我人生中的高光时刻,站在家乡安康高新区传递着来自延安宝塔区的圣火,我感到十分自豪。”最后一棒火炬手冉敬尧,刚刚考入了北京大学。

微信截图_20210908105423.jpg

十四运会和残特奥会火炬在安康传递。

据了解,十四运期间,安康市将承担两项赛事,分别为武术散打和马拉松游泳项目。其中,安康市体育馆承担十四运会武术—散打比赛项目,将在9月21-24日举行;安康瀛湖公开水域承担十四运会马拉松游泳比赛项目,将于9月12-13日举行。

安康市体育馆位于安康市高新区长春路,为甲级体育馆,占地面积160亩,总建筑面积36800 ㎡,座位数5000个,承担十四运会武术—散打比赛项;而位于安康市汉滨区瀛湖镇湖心村的翠屏岛区域占地面积226亩,总建筑面积19036㎡,承担十四运会马拉松游泳比赛项目。

目前,武术散打项目安康体育馆已经高标准投用,10公里马拉松游泳比赛场地改扩建完成,149名执委会工作人员全员在岗,452名赛会志愿者、243名城市志愿者、2105名社会志愿者集结完毕。


返回
上一篇:2021年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主题海报正式发布 上一篇:【垃圾分类】“一桶天下”到四桶并立 垃圾分类待解“三低”难题